undefined

「喂,劍城。」狩屋走到京介面前。
「你跟雪風姐姐是甚麼關係啊?感覺你們很久之前便認識。」天馬探出頭,問。
京介瞄了他們一眼,嘆了口氣,說:「她以前是我的鄰居,有一個雙胞胎姐姐,我們還小的時候經常一起玩的。可是,在她們7歲的時候,由於父母的離婚,雪風姐跟著母親到英國去,而留下的父親及雙胞胎姐姐亦在2年後因意外去世了。難得她回來了,我本想跟她好好相處的。」
四人圍在一起用膳,看到京介的便當,三人不像昨天多問了。
昨天吃晚餐時,雖然優一、京介和雪風都表現正常,他們卻感受得到有一種莫名的氣氛環繞著那三個人。
當中優一身上所散發的感覺最為突出。
想到這裡,狩屋突然問道:「劍城,你哥該不會是喜歡那個教練吧?」
「不是啦,他喜歡的應該是泉姐,不過現在雪風姐的髮型跟當年泉姐的髮型很相似,哥哥才會受到影響吧……」京介說。
「啥!!!!!」三人驚嘆。
關係圖愈來愈複雜了!
優一喜歡泉,現在又時常把雪風錯當作泉?
三人一想到這裡,就感覺到腦袋好像要爆炸了!
「劍城呢?你喜歡雪風姐姐?」天馬問。
「噗!」劍城被天馬的話嚇到,正在喝水的他把口裡的水都噴到狩屋的臉上。
好,我們還是不要再問了。
-
另一邊,優一正在大學上課中,卻心不在焉的樣子,滿腦子都是10年前的事。
那天,留下來的泉得到劍城夫妻的批准跟劍城兄弟跟著泉的父親到郊外遊玩。
回程的時候起霧了,他們的車跟越線的貨車相撞,在危急的關頭下,泉冒著生命危險把優一推出車外的非行車區,而京介則受到泉父親的保護,因而只是受到輕微皮外傷。
最後,泉當場死亡,泉父親在一番搶救後亦證實不治。
當時若果沒有保護優一,泉可能便不用死。
因此優一一直都很後悔,認為是自己的錯。
放學的時候,優一看見雪風在校園門外對著自己揮手,於是加快速度走過去。
「你怎樣來了?」優一問。
「有些事想跟你聊,可是你之前一直躲避著我,因此無法說啊。」雪風微笑道,「走吧,邊走邊聊,順道去接京介。」
優一點點頭,與雪風一起離開。 雪
風率先說話:「優一你還在恨自己吧,當年的那件事。雖然我不在現場,不過亦從親戚那裡聽說了。」
優一沒有回答,準確來說是默認。
雪風看到優一默認,輕笑一聲,引來優一的疑惑,為何她能笑出來。
「人類啊,是很奇怪的生物。明明自己沒有錯,亦沒有人因這件事責怪他,他仍然會認為是自己的錯。這樣才是逃避啊。」雪風邊走邊說,「我見過很多這類型的人,包括你。優一,我勸你還是放下吧,不然受苦的終究是自己。」
雪風的話印證了真相,她彷彿經歷了很多,這番說話根本不是她這個年齡能說出的。
突然離去,又突然歸來,整件事充滿著神秘感,這個女生身上到底發生了甚麼。
「我會把頭髮留長,好讓你不用再從我身上看到姐姐的影子。」雪風繼續說。
「其實你不用這樣做。」優一說。
雪風拍拍他的肩,越過優一走到他的前方,不知不覺已經到達京介就讀的高中。
「雪風!」優一喊停雪風,雪風停下來,歪著頭望向他,「謝謝妳。」
-
死黨四人組下課走出校園,看到站在門口的優一和雪風。
「哥!你怎麼來了?」京介問。
「我和雪風有些事要聊,順道來接你回家。」優一回答。
「天馬、信助、狩屋你們好喔~等等不如來我家玩啊~」雪風走到另外三人身旁,用吊兒郎當的語調說。
三人還沒有回答,突然聽見一名母親叫喚孩子的喊聲。
「小尋!快回來,那裡很危險的!」原來那個孩子的球滾出馬路了,於是跑了出去,打算把球拾回。
此時卻是繁忙時段,馬路上有很多車輛。
眼看有一輛貨車快要撞上小孩,母親嚇得只能尖叫求助。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只看見雪風以極快的速度跑到小孩身旁,由於時間並不足以逃跑,雪風只能把小孩護在懷裡,用自己的身邊盡可能保護孩子。
彷彿看見當年泉保護自己的身影,優一馬上跑了出去,本能地大喊「泉!」
碰!
車子撞到人,那人並不是雪風,而是擋在她面前的劍城優一。
雪風愣了一會兒,小聲說:「笨蛋。」
然後要求報警,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盡她懂得的,為優一進行急救。
現場,變得愈來愈混亂。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