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日本和倫敦有著約半天的時差,因此雪風三人到達時正值中午。
原本在機上有13個小時的睡眠時間,但由於那個劫機大叔的關係,雪風只睡了3個小時,現在可是累透了。
他們拖著行李箱走到機場的接機區,雪風正在打哈欠的時候有個人撲向她。
「雪醬!我很想念你!」抱著雪風的人是一名金髮湖水綠瞳的標準外藉美男子。
向來便是低血壓魔王的雪風黑起臉來,原本打算馬上回家補眠,卻被眼前的人阻攔著,卻因京介和優一就在身旁,她便不能動手。
「我要告訴師父。」雪風冷淡地說。
於雪風所料,男子一聽見「師父」這個名詞後,馬上讓出路來及雪風。
風拖著疲累的身體越過男子,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坐上一輛黑色的車子。
京介和優一看到雪風坐上一輛不知名的車子都擔心起來,不知車主是誰,擅自使用他人的車輛好像不太好。
雪風見兩人一直沒有上車,猜到他們心中的疑惑,於是說:「這是路易的。」
重點是我們連路易是誰都不知道啊!
「我叫作路易啊!」剛剛緊抱著雪風的男子在此時小跑到兩人身旁,說。
「喂,我困了,快點回家吧。」雪風從車裡探出頭,不耐煩地對站在外面的三人說。
路易無奈一笑,幫助京介把行李搬到車尾箱裡,然後才回到自己的司機座。
待後方的兩人坐好,他才開車。 路途上,後方的兩人不知該如何引入話題,於是靜靜聽著前方兩人的對話。
「話說伯母說很想念你。」路易說。
「她不是已經不想管我了嗎?」雪風回答,靈機一閃,她轉身對後方的兩人說:「之前我說過我媽找到新歡嗎,就是這傢伙的爸,所以他在名義上是我哥。」
京介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說「哦」又好像有點無禮,問太多又好像太多管閒事。
優一只是點頭,一臉原來如此的樣子。
「路易,記得是去較大那邊。」雪風說。
路易回她一個了解的手勢,然後把引擎調到最大,衝過了前方的交通燈。
喂!危險駕駛啊!京介的內心正在納喊著。
-
多虧路易的引導,四人在短短的10分鐘內便來到目的地,一橦三層高的洋樓。
雪風拿出鑰匙,走進屋裡,把行李箱和背包掉在沙發上,給劍城兄弟兩塊門牌,說:「沒有門牌的房間都可以用,自己選一間然後記得把那個掛上。我去睡覺。」
說完,雪風便拿著吉他袋,上樓休息去。
京介和優一站在原地,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收拾行李然後休息?
優一無助地望向路易,察覺到優一的視線的路易嘆了一口氣,打發他們倆去選房間。
兩人為了選擇適合自己的房間,開始在屋裡四處遊走,發現這洋樓真的大得很要緊。
此時,京介心想:那個人到底何方神聖……
而在這棟本應有很多房間的洋樓卻只有最多5間空房,餘下的除了一間雪風的母親的和一間屬於路易的,其他都是雪風的工作室。
給兩人整理好行李的路易給兩人泡了茶,邀請他們一起共用。
「抱歉呢,剛來到新地方必定難以適應吧,雪醬看似真的累透了。」路易說。
「我現在會替她把之後的安排和要注意的事告訴你們。首先,劍城京介,我們已經為你安排了學校,只要你樂意,隨時都可以上學。接著是劍城優一,大學方面亦已經安排好,不過你應該知道自己的情況,治療的事必須優先。最後是關於這間屋子的事,能在這裡自由進出的只有我們四人。若果我和雪醬不在的時候有訪客,即使是你們倆見過的人,都不能開門給他們。清楚嗎?」路易換了一臉嚴肅的樣子說。
見兩人點頭,路易笑了笑,繼續用茶。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