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清光再也忍不住,他在沒有雪風許可的情況下走進她的房間。
面對突然走進的清光,雪風並沒有斥責他,把門關好後直視他。
一部份好奇的刀站在門外,企圖偷聽房裡二人的對話。
「主…主上不會因清光擅自衝進她的房間而生氣吧…」五虎戰戰兢兢地說。
沒有人回答,他們都專心留意房裡的動靜。
「你的身體是否有事?」清光問。
「沒事,別擔心太多。」雪風回答。
「那你的頭髮是怎麼一回事?前一些天的晚上又是怎麼一回事!」清光變得愈來愈激動,已經變成呼喝。
雪風聽見清光的話後,臉上流露出驚慌的表情,沒想到當晚的事被清光發現,
「這種事你不應該知道,還是忘掉吧。」 見清光沒有回應,雪風久違地在他的面前摘下繃帶,直視著他。
「清光,我們之間是沒可能的。你只要沒有斷刀,就會永遠用這具身體活著,而我的壽命遠遠不及你。」雪風說。
清光一直低著頭,不肯承認這個事實,然而,雪風強行抬起清光的頭,讓他直視自己。
明明只是相隔幾個月,雪風的眼睛再也不是純紅色,當中還夾雜著一絲金。
面對著被嚇呆的清光,雪風只能苦笑。
「看,我的樣子都變成這樣了,你認為下年的我會是甚麼樣子?」雪風說。
「出去吧。」雪風冷淡對清光說。
儘管清光不願意,他還是遵照雪風的命令步出她的房間。
當看到同伴的存在,他的心裡暗叫不好。
「加州,主上發生了甚麼事?」光忠問。
「人類必須面對的現實。」清光說。
現場的所有人瞬間沉默下來,沒有一個人敢發出聲音,因為大家都知道只要是人類,唯一都必須面前的便是死亡。
各更換過審神者的本丸的主公不是在出征時出意外便是老邁而死。
雪風是這個本丸第一任的審神者,估計也將是歷代最不尋常的一名吧。
-
在之後的日子,再也沒有人提及雪風的事,默默渡過這一年。
清光變成本丸裡最晚入睡的人,因為他要確保雪風並沒有偷偷滑出去。
這種事正如清光所期待的再也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緹多每個月一次的到訪。
直到最後的晚上,緹多到達而雪風還沒出現的時候,清光出現在緹多面前。
「你便是她時常提到的近侍吧。」緹多說。
「那你呢?你是她的誰?」清光問。
「我?我是在10年前,與她簽訂誓約的鬼。你找我是想知道她的事吧。」緹多回答。
清光沒有回應緹多的話,只是緊緊盯著他。
看到清光沒有回應,緹多輕笑一聲,說:「10年前,有一個小女孩召喚我,並用她的右眼作為交換,要求我成為她的朋友。誓約達成後,人類會變成鬼,過程十分痛苦,大部份的人類都承受不到而死去。然而她堅持了整整10年,一直陪著她的我看見她那個樣子的時候都很心痛啊…雪風明明能喝下我的血直接變成鬼,擺脫這種痛苦,她卻一直不願意接受我的血原因就是你啊,加州清光。」
緹多一臉認真望著清光。 清光亦對這個原因感到驚訝。
「5年前,她選了你為近侍,對待你總比其他人好,因為她希望保護你。即使3年前是過渡期完結的日子,她還是堅決要保持人類的樣貌陪伴你。你應該多為她著想。」
清光再也發不出聲,因為雪風的特殊,他才想要保護她,甚至對她產生了不應該出現的感情。
本以為自己付出了很多,誰料,雪風為他作出的犧牲更大。
「緹多,我準備好了。咦?清光怎麼會在?」雪風換上私服,從房間走出,卻看見站在一起的緹多和清光。
望著深受打擊的清光,雪風無奈一笑,上前把他擁進懷裡,在他的耳邊小聲道:「放下吧,拜拜。」
放開清光後,雪風接過緹多遞上的一瓶血,一口氣喝下。
此時已接近清晨,清光看著已變成鬼,正要離開的雪風,對她喊道:「我喜歡你!」
聽到這句話,身體半透明的雪風回頭,驚訝地看著清光,愣住一會兒後才回神過來。
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說:「嗯,我也是。」然後便消失了。
太陽升起,在這個世上雪風的存在完全被抹去,而目送她離開的清光回過頭來,亦只記得有個自己很重視的人離開了。
-END-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