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那天晚上,四人一起共用晚餐。
「今天你不回去嗎?」雪風問。
「等一會兒你要去工作,我還是留下替你看著他們吧。」路易瞄了京介和優一一眼。
京介倒是好奇雪風怎會有工作,她在日本是做網球教練,即使她亦能找相同類型的工作,但畢竟他們今天才到英國。
路易看出京介心裡的疑問,於是告訴他雪風在英國並沒有正職。
風用膳後回到房間收拾物品,京介看見她拿著她的寶貝,估計是去樂隊吧。
「話說我回來的消息應該已經傳出吧,千萬不要隨便開門。」雪風在出門前提醒。
「知道了,但如果是他們自己闖入的話我可管不了。」路易說。
雪風嘆氣,大概猜到路易的意思。
「我出門了,會盡可能在三小時內回來。」說完,雪風走出屋子。
聽見汽車的行駛聲,路易得知雪風已離去。
餘下來的三人開始打掃屋子,地下及第二層由京介及優一負責,最上層則由路易負責。
最上層畢竟藏著不少祕密,路易又怎會放心讓那兩人打掃。
大概一個小時後,門鐘響起。 路易下樓從防盜眼看來人是誰。
他看到兩頭褐紅色腦袋,深褐色瞳孔,相同的樣貌,心裡於是暗叫不好。
門外的人用力敲門:「喂,開門!」
聲音引來屋內另外兩人的注意,他們走過來,問道:「是誰來了?」
「不良少年。」路易隨意編了一個謊言。
路易沒有回應門外的人。
然而卻傳來開門的聲音,路易用力壓住門,不讓那兩人走進來。
可是,一個人的力氣怎樣都敵不過兩個人的,路易很快就支撐不住,被兩人撞開了。
「小羅!我們來找你玩!」 只見路易按著率先落地的位置坐在一旁。
「你們這對雙胞胎想殺了我嗎!」路易說。
「我們一聽見小羅回來了便馬上過來,只是太著急而已~」雙胞胎說。
他們倆馬上便發現石化的京介及滿腦子疑惑的優一並走近他們。
「你好~我是萊茵/萊加,你們便是小羅帶回來的兄弟嗎?」雙胞胎姊妹說。
劍城兄弟並沒有回應,因為他們不知道雙胞胎口中的小羅是誰。
「小羅是雪風。」剛站穩的路易說。
「啊!原來路易哥在呢~」萊茵說。
聽見萊茵的話,路易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畢竟雙胞胎眼中並沒有他。
「小羅不在嗎?」
「她去工作了,要是她知道你們來搗蛋的話一定會殺了你們。」
此話一落,萊茵萊加果然乖乖地把門修好。
五人坐在沙發上,沒有任何對話,只是大眼盯小眼,路易當然是無話可說;另外四人則是在打量對方。
氣氛突然變得十分嚴肅,只見萊加的大眼睛在眼眶內滾了一圈。
你們叫甚麼名字?」萊加用流利的日語問。
「我是劍城優一,而他是我弟弟京介。」優一微微一笑,回答道。
「你們想看看小羅小時候的照片嗎?」萊茵接著問。
京介心裡呼喊著不想,但兩人連考慮的時候都不給便遞上自己的手機。
屏幕上的是一名黑髮少年,不對稱鬢角加上稍微凌亂的碎髮,五官標致,眉清但目俊,沒有望向鏡頭的眸子中流露出點點笑意。
少年身上的配搭一般,但雙手插在褲袋的姿勢卻令他更顯帥氣。
京介看著照片裡的少女殺手,吞嚥一口氣才問:「他不會是……那個她吧……」
「這個人的確是她。」一旁的路易說。
好吧…這時京介的內心有上萬隻草泥馬在奔跑。
雙胞胎看似十分滿意京介的反應,她們繼續說:「小羅當年可是偽校草呢~成績又好,真羨慕呢~」
優一盯著照片,眉梢皺起,說道:「她跟我記憶中的泉不太像。」
聽見此話,氣氛頓時變得嚴肅,雙胞胎一臉不解的望向路易,只見路易搖搖頭。
「她來到英國後換了這個髮型,當然跟你記憶中的她有所不同。」路易說。
路易瞄了雙胞胎一眼,接收到他的訊息,萊加接著說:「不過之後她就把頭髮留長了~那樣才像一個女生~」
他們之後還談了很多,例如雪風如何在12歲便升上高中並拔尖到大學。
萊茵還興奮地跑到雪風的房間把相簿拿出。
路易還心驚膽戰地望著玄關並勸著她把相簿放回,生怕雪風會在此時回來。
然而路易心中的恐懼的確在不久便實現。
萊加一邊說一邊把相簿翻開新一頁,年約8歲的雪風呈現在眾人眼前,優一的腦海中長髮的雪風和短髮的泉交雜,導致記憶混亂。
優一按著頭,額頭開始冒出汗水。 正當眾人還在熱烈討論著,一隻手把相簿從萊加手中抽起。
所有人抬頭一看,看見雪風正站在他們的身後,清冷的眸子盯得他們不寒而慄。
面對頓身煞氣的雪風,四人根本不敢胡亂動彈,從未看過這個樣子的雪風的京介更是嚇得臉瞬轉蒼白。
他們只能看著雪風把優一抱起走出別墅。
離開前一刻,雪風側目瞄了他們一眼,冰冷的聲音從薄唇吐出:「回來再跟你們算帳。京介,跟來。」
京介一時半刻無法反應過來,需要路易推他一把才回神。
等到玄關的三人走出房子,客廳內的三人才鬆一口氣。
「不管經歷多少次還是覺得很可怕。」路易嘆了一口氣,雙胞胎點頭同意。
-TBC-
公用刊版6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