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這是雪風和步向正式加入E班的一天。

雪風作為學生而步向作為老師。

感覺到臉部的不適,雪風今天早上迫於無奈提早起床卸下易容讓臉部透透風並做了一個可用多次的面具以便日後更換。

在洗手間裡,望著鏡子裡的自己發呆,雪風甚至察覺不到步他的進入。

看到脫下面具的雪風,步向心裡突然很想念這張臉,明明只是沒看一天而已。

終於發現步向的雪風看見這樣盯著自己的他,有點不滿地說:「看甚麼。」

「看你那張比我還要帥的臉啊,雖說很懷念,但我可是一直對此不服。」步向回答。

雪風白了步向一眼,這人也太自戀了

風戴上面具,把頭髮束起後便離開。

其實那張酷似路夜的臉在同時亦一直勾起步向的罪惡感,甚至會夢到那人死去的畫面。

回到房間後,雪風更換校服,再從刀盒取出軟性的匕首把玩著。

拿著袋子下樓到客廳等著兩名男生,雪風開始研究手上的匕首,甚至瞄準前方投出。

赤羽業不幸地在此時下樓,差點便刺中他。

要是他沒有感覺到迎來那陣風而停下腳步,或許他就會成為標靶了。

「啊,抱歉!」雪風走近把牆上的匕首拔出,一臉歉意的對業說:「沒想到高速投出產生的氣壓能令刀身硬化。」

「沒關係,不過你懂得的事看似很多,不如一起想想如何對付老師?」業說

從他的語氣可以聽出對雪風的針對。

「你果然知道些我不知道的事吧,別以為我看不到。」業的下巴抬高,輕蔑視雪風。

雪風看著業的眼眸裡並沒有一絲驚訝、恐慌,有的竟是佩服。

「不愧是赤羽業,我倒是不介意把身份告訴你,不過事前還是要得到步的准許。」雪風同樣輕蔑著業,兩人畢竟是同類型的人。

耳邊傳來下樓的腳步聲,兩人抬頭一望,果然看見步向正一臉無奈的看著他們。

越過兩人走進廚房,步向從雪櫃裡取出一些食物並動手做早餐,邊做邊說:「你想說就說吧,你的權力可是比我大。」

「那我說囉。你這個中二半應該聽過異世界吧,我們就是於不同異世界之間穿越的穿越者。」雪風指著自己笑道。

「……啥?你在開玩笑吧。」業說。

「認真的,你不相信就算。」雪風說。

步向從廚房走出,給雪風和業分別遞上吐司和草莓牛奶,並把便當盒放在桌上。

接過自己最喜愛的草莓牛奶,業還是相信了他們的話,其實看他們對昨天的所見所聞並沒有太大的反應便應該知道。

抬頭看看掛在牆壁的時鐘,依然咬著吐司的雪風拿起袋子,一手把桌上淺藍色的便當盒塞進袋子裡,另一隻手把黑色的遞給業,說:「你今天就試試步的廚藝吧。」

業接過便當,把它收起來。 三人出門,往椚丘中學出發。

「話說回來,學費的事你打算怎樣處理?至少要給400萬。」步向對雪風說。

「做一件快有兩年沒做的事~」雪風回答。

聽見這樣的回答,步向已經猜到雪風打算做的事,儘管知道不管怎樣做都無法阻止她,他還是伸手彈了雪風的額頭一下。

重點是這一下還是挺狠的。

「痛!」雪風按著額頭悲鳴。

-

新同學正式加入,而作為老師的步向還是需要作一個正式的介紹。

「重新介紹,我是不動步向,從今天起會作為你們的實踐課老師留在這裡。實踐課的事已經和殺老師商討過,你們的音樂、自立、總合和道德課將改作實踐課。」

「喂雪風。先不說理事長那邊,不動老師既然能進來任教,他是否殺手或是軍人出身?」業向雪風問道。

「算是吧,他在那邊是當FBI的,論實力的話他絕對不會比下去的。」雪風回答。

實踐課中,從暗殺的基礎-了解目標開始教授,最了解這件事的重要性的漠過於曾作為殺手的雪風和比琪老師。

指出了不但要清楚目標的身份,還需要詳細調查他的日常生活從而制定計劃。

這樣的課程的可用性可說是僅次於由鳥間教授的各種暗殺技術。

「相比暗殺技術,我所教的固然比不上它,不過還是很重要的一環。」步向說,「不了解你的目標,結果只有失敗,今天的功課是紀錄一件目標,即是那隻怪物慣常會做的事,下一堂輪流報告,圓堂除外。」 說完,剛好下課,對一個沒有戴手錶的人來說要把時間計算得剛好是件有難度的事。

「不動老師上課的時候很帥啊,跟昨天完全不同呢~」倉橋說。

雪風只是往倉橋所在的位置瞪了一眼,然後目光再次回到自己手上的動作。

見雪風沒有回應,業走了過去,看看她在做甚麼,發現她正拿著手工刀把一顆BB彈磨成粉末。

「你在做甚麼?」業問。

「下一節是殺老師的課,我要把這些粉末撒在粉筆上看看有沒有用。」雪風回答。

她站起來走到黑板前,把粉末撒在粉筆上。

待雪風撒好,業一把搶過,露出他的招牌惡魔笑容,在門前的位置把餘下的都撒上。

兩人互望一眼,若無其事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其實嘴角卻上繞了。

殺老師拉門課室的門,踏進去的一瞬間,其中一根觸手爆裂了,眾人都在驚訝的時候,作為凶手的兩人就繼續看之後的事。

發現到地板的問題,殺老師轉眼間就從窗戶進入課室了,誰料,拿起黑板前粉筆的時候手指亦爆破了。

最後一排的業和雪風擊掌,引來課室裡眾人的注意,看到這兩人一模一樣的邪惡笑容,不用多想也可以知道是誰的作為。

「業君和圓堂桑,你們可知道這樣做的話為師無法講課啊!」殺老師走到兩人面前。

彷彿料到牠會這樣說,雪風遞上一盒全新的粉筆,說:「補償補償啦。」

「即使圓堂桑有補償,還是避不過家課要加倍的結果。」殺老師露出黃綠條紋的輕蔑樣子。

「欸!」兩人異口同聲地喊道。

這樣,繼業跟奧田的危險組合後,雪風跟業的惡魔小組亦誕生了。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