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圓堂繼雪風後不久回到家中。
這時,夏未走向圓堂,一臉擔心的問道:「雪風她怎樣了,回來的時候怪怪的。」
圓堂搖頭,他亦不知道是怎樣一回事。
雪風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即使到了晚餐的時間,她依然沒有出來。
圓堂和夏未來到雪風的房間外,敲了門,說:「小雪風,我們拿了晚餐給你,可以讓我們進來嗎?」
只是房間裡沒有動靜。
兩人對望一眼,然後打開門走了進去。
雪風坐著床頭,把自己的身體縮起,聽見圓堂和夏未走進的聲音,她才稍微抬起頭。
「小雪風,剛剛怎樣了?能告訴我們嗎?」圓堂蹲在床邊,對雪風說。
雪風瞄了圓堂一眼,說:「你們真的想知道嗎?知道後不會後悔?」
圓堂夫妻微笑,信任的眼神已回應了雪風。
「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簡單來說就像不久前雷門穿越時空的情況相似吧。」雪風說,然後望向兩人,繼續說:「在原本的世界,我是一名殺手,那個不動步向曾經是我和哥哥的拍擋。其實他是FBI的卧底,在2年前殺死了我的親生哥哥,然後失蹤了。」
面對這樣的回答,圓堂夫妻沒有多問,默默地消化整件事。
相比起頭腦簡單的圓堂,夏未不消一會兒便已經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走上前,握起雪風的手,溫柔地說:「過去的事便隨它過去吧,最重要的是你現在來到這裡,可以重新開始,我們倆會永遠陪伴你,支持你。」
雪風默不作聲,臉上亦沒有呈現任何表情,可是淚水卻不斷從眼框湧出。
兩人欣慰地笑了,然後上前緊緊抱著雪風。
-
第二天,雪風並沒有上學,夏未替她給學校請假,好讓她有冷靜的時間。
雪風在早上留在家中整理自己從那邊帶來物件,只有用作不時之需的數把匕首,原本一直隨身攜帶的相片卻不在。
雪風並沒有太在意,認為不見了就是了,根本沒有留下來的意義。
儘管她是這麽想,心裡卻坐立不安。
吃過午餐後,夏未給雪風一些零錢,說既然是女生必定會想逛街散心。
於是雪風按照她的意思上街去了。
在街上走著走著,先走進一間變裝專門店,買了一些用來易容的材料。
看著餘下的小額,雪風本打算買些吃的便算,卻經過一間正值清貨期間的武器店,心血來潮走了進去。
一般武器店都是做黑社會或一些祕密組織的生意,看這間店都快無法經營下去的模樣想必這裡是個安寧的城市吧。
雪風停在接近門口的小攤檔前,500円一次的遊戲,完勝的獎品竟是雪風過去的愛槍,巴雷特M82A2狙擊步槍(來福槍)。
「小子,要玩嗎?獎品很豐富啊!」貌似是店鋪的老闆,突然冒出。
雖然對被誤認做男生有點不滿,但雪風還是付上500円玩一次。
拿起放在桌上的短槍,雪風連瞄準都沒有便射出了所有子彈,一律擊中紅心。
闆完全看呆了,要不是雪風那看著殺父仇人般的目光,老闆應該不會把來福槍讓出。
雪風接過已用袋子裝著的槍後,馬上便消失得無影無蹤,買了一盒甜點後便回家了。 
-
另一方面,步向得知今天沒有足球隊練習後來到雷門中學的校門旁待著。
步向的金髮及湖水綠色的瞳孔,加上一身陽光男孩的氣質,吸引了不少女生回頭。
「咦?你不就是步向先生嗎?」步向的身後傳來這樣的一句話。
步向轉身一看,看見身後人正是愛麗絲、安娜和五乃,他無奈地搔了頭,說:「我只有20歲啊,就不能叫我哥哥嗎?」
「那就叫步向哥哥吧!幹嘛來了?」五乃難得會聽他人的話跟著叫。
「雪不跟你們在一起嗎?」步向問。
「月夜姐姐的話今天請假了。」愛麗絲答。
「這樣啊…那這就拜託你們交給她了。」步向把早前拾到的雪風的相片交給她們後,便離開了。
三人好奇看了那張照片,站在中間的正是步向,他的兩旁分別是樣貌相似的少年小女,兩人都是黑髮紅瞳。
少女和步向笑得十分燦爛,而少年的嘴角弧度上升,望著鏡頭露出微笑。
「他們是?」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