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欸!?劍城你要到英國?」信助喊道。 這
麽一喊,同班同學的目光都集中在劍城身上,劍城要留學?
這件大事瞬間就被傳到各班。 男神為甚麼要離開日本? 「
劍城你哥不是遇到意外嗎?為甚麼還有錢讓你去留學?」狩屋說。
「就是要讓哥哥到英國接受治療,而我要跟著一起去,而且這次到英國都是雪風姐的安排,好像全數款項都是由她付。」京介說。
哇…你家雪風姐到底何方神聖?
「話說你哥怎樣了?」狩屋問。
這樣一問,京介瞬間沉默,他不希望把優一部份失憶的事告訴他人。
他嘆了一口氣,說:「一言難盡。」
看到京介的模樣,三人圍成一圈,稍稍地討論:「他好像不想告訴我們,不如等一會問雪風姐姐吧,反正今日有網球隊的練習。」「贊成。」
瞄到三人的動作,京介想也不想便猜到他們想在放學後問雪風。
於是,放學的時候京介以照顧優一為由先行離開,留下天馬、狩屋、信助三人組。
三人來到網球場,發現雪風居然還未到達。
甚少遲到的雪風在5分鐘後來到。
「抱歉,剛才有些事,你們先做些熱身運動吧。」雪風說。
網球隊的成員對此並沒有不滿,畢竟雪風的訓練對他們的幫助很大,加上這位教練平時都不會遲到,可見今天的事真的很重要。
雪風坐下休息一回,看到站在場外的三人組,「怎樣了?有事要問我嗎?」
天馬點頭,說:「雪風姐姐知道優一哥哥的情況嗎?劍城都不願跟我們說。」
「難怪京介不願說的,畢竟情況很難交代清楚。簡單來說便是失憶了,不過失去的記憶全是跟我有關的。」雪風回答。
原來如此,如果是我的話亦很難開口吧。 雪風說完後馬上便專注在球隊身上。
看著那個彷彿對這件事毫不在乎的雪風,三人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明明受到的影響最大的是雪風,她看起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其實雪風介意這件事,但為了生活,她不得不隱藏真性子,扮作不在乎的樣子。
-
星期日一大早上,京介和優一拿著行李箱來到雪風的家裡。
「再等我一會兒!」雪風從房間喊下來。
「我們快要遲到了!」京介不耐煩地往雪風的房間喊道。
還以為雪風姐不像一般女生……
優一看著京介,心想:他們的關係真好呢~
樓梯的方向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兩人一看,看見雪風已經下樓來到廚房。 雪
風從儲物櫃取出一些小食,一部份塞進自己的背包,餘下的都給了劍城兄弟。
京介瞄到雪風背著的,疑似是吉他的袋子。
發現到京介的目光,雪風把袋護在背後,笑瞇瞇地說:「它是我的寶貝,別亂碰喔~」
三人走出家門,看到天馬和信助來送行。
就在雪風在鎖上大門的時候,天馬和信助說:「優一哥哥要保重喔!再見!」
「幹嘛他們只跟優一告別。」雪風說。
「誰知道。」京介回答。
三人坐上計程車,往機場出發。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