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第三視角-
那天晚上,清光睡不著,坐在寧靜的庭院望著照曜著大地的滿月。
就在此時,他聽見雪風的房間有動靜。
他躲藏在角落的柱子後,看到雪風穿著一身黑的私服從房間裡走出,最引起他的疑惑的是雪風並沒有蒙上眼睛。
她以比刀劍男士們更靈巧的身手越過本丸的高牆,見況,清光馬上跟上。
雪風越過民居,走向遠處的墓園。
她到那裡做甚麼?
可是,雪風還沒到達,突然跪倒在地,手按著心臟的位置,喘著氣,隱約能夠看到她的頭髮由原本的黑色漸變成銀白色。
不消一會兒,她站了起來,雖然明顯看得出她的不適,儘管如此,她仍然拖著虛弱的身體往前走。
終於到達墓園,雪風無力一跌,坐在其中一塊墓碑旁邊,小聲叫著「緹、緹多……」
此話一出,一名金瞳銀白短髮,頭上長著尖角,看似18歲的少年蹲在那塊墓碑上。
他心痛地俯視著虛弱的雪風,說:「你已經到極限,無法堅持下去的。」
雪風依然喘著氣,待自己的長假髮全變為銀白時才回答:「再多給我一年。」
藏在遠處的清光只看到雪風和緹多在說話,完成聽不見他們的對話。
此時,他看到的是兩人接吻了。
雪風抬起頭,緹多吻了她,把他的血引導到雪風的口裡。
血不能太少,又不能太多。
太少,無法控制她的情況;太多,會直接把她從人類變為鬼。
喝了緹多的血後,雪風總算恢復過來。
「抱歉,頭髮變不回。」緹多說。
「不要緊,這次來得較突然,藥應該還沒準備好吧。」雪風說。
「嗯,做好然後我直接送去給你吧,畢竟你的情況不能再拖。記住,一年真的是極限中的極限。」緹多一臉認真的望著雪風。
雪風點頭,緹多就地消失。
-
第二天是一年一度的審神者大會,雪風頂著無法變回黑色的銀白色長髮出席。
作為近侍伴隨著的清光看到雪風的髮色,深知昨夜發生的並不是夢。
雪風一出現,眾人的目光馬上移到她身上。
「就是她嗎?」「連頭髮都發生了異變,她不是人類吧。」
人們的對話通通傳到清光的耳邊,他正打算去辯駁,卻被雪風制止了。
雪風只是向清光搖搖頭,要求他三思而行。
雪風要求清光留在原地,自己則走進了大會主席的房間裡。
「音闇嗎?怎樣了?」主席問。
「身體出現了特殊情況,估計涯不到明年,能給我安排一個繼承人嗎?」雪風說。
對於雪風的要求,主席答應了,並且在第二天便安排了那名繼承者來到雪風的本丸接受雪風的教育。
看到本丸多了一位成員,眾刀都對此感到好奇,她並不是新刀,而是人類。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