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意外發生後幾天,優一依然沒有醒來,京介因此十分著急。
儘管如此,雪風還是要求他上學,畢竟學業十分重要,作為去上學的條件,雪風答應了京介除了網球隊練習外,其餘的時間都會替他照顧優一。
就在京介正在上課的時候,雪風帶著一些日堂用品和食物到達醫院。
她每天要做的便是坐在優一的病床旁邊看著昏迷中的他,其實蠻無聊的,因此有時候雪風會帶來自己的物品整理或是看書。
早前羅萊特告知的指名委託限期是一個月後,由於還有時間,雪風接受了。
待著待著,雪風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回憶起往事,那天自己便要到英國。
「媽媽,泉能一起嗎?」小雪風拉著母親的衣角,問道。
「不能喔,因為小泉要跟爸爸在一起,待雪風長大了,我們再一起來看小泉,好嗎?」母親蹲下,撫摸著小雪風的頭。
在她們離開的時候,隔壁的劍城一家亦來送行,小京介抱住小雪風大哭,而小優一只是望著她苦笑。
然而,2年後一切幻滅了。
當小雪風得知泉和父親去世的消息,她並沒有哭,因為她傷心得已經哭不出來。
其實那年她回到日本出席兩人的葬禮,只是沒有以親人的身份出席,母女站在最後方默默地看到葬禮的進行。
泉是她的雙胞胎姐姐,兩人就像一體,因些聽說到泉是因保護優一而死的時候,小雪風曾經恨著他,但當她看到優一因這件事恨著自己的時候,她卻忍不下繼續恨這個內心一直充斥著悔意的人。
在小雪風最無助的時候,她感到有隻溫暖的大手揉著自己的頭,感到暖心。
-
優一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
他想不起自己發生了甚麼事,只知道身處的地方是醫院病房。
眼尾瞄到旁邊有人,他於是望向那人,看到正伏在他的病床上的雪風。
他不自覺地把手放在她的短髮上,輕輕揉著,眼裡盡是對眼前人的寵溺。
彷彿感覺到,雪風醒來,擦了擦眼睛才發現已醒來的優一。
雪風驚訝得無法給予反應,過了大概一分鐘才回神過來,「優一,你醒來了!」
優一看到雪風的反應,愣住了,感覺現在的她不像記憶中的那人的性格。
「你是泉嗎?」優一問道。
「欸?」
-
「雪風姐,哥怎樣了?」京介跑來。
「醫生還在裡面檢查,只是他好像不記得我。」雪風回答,一臉擔心望向病房。
此時,房門被打開,一名護士從裡頭走出。
京介在沒有得到許可的情況下馬上衝了進去,雪風只能跟上。
「啊,京介你來了?」優一看到京介走了進來,微笑對他說。
雪風姐不是說哥哥失憶嗎?
發現優一記得他的京介不解地望向雪風,而雪風亦是一臉疑惑的樣子。
「泉也在啊?」優一說。
「欸?哥,她是雪風姐啊!」京介說。
「雪風?她是誰?」優一說。
現場瞬間鴉雀無聲,京介馬上瞪著醫生。
醫生幾乎被京介凶狠的眼神嚇倒,他馬上向我們解釋:「他可能是因為腦部受到撞擊,導致短期失憶而已,因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所以不太清楚。可能過一段時間便能回復。」
然而,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優一還是稱雪風為泉,完全沒有恢復的現象。
雖說雪風表面上毫不在乎的樣子,京介卻不禁為她感到著急。
看到京介這個樣子,雪風拿出手機,撥打到一個電話號碼,待對方接聽後馬上說:「喂,幫我安排一下回英國的事。」
雪風走到京介面前,說:「我打算讓優一到英國接受更多的治療,你要跟來嗎?」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