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在醫院的手術室外,京介埋著頭,擔心著被貨車正面撞上的優一,完全無法安定下來。
就在這時,涉及意外的小孩和他的母親來到雪風面前,遞上一張支票。
「謝謝你們救了我的兒子,我只餘下他一個孩子,如果他就這樣離開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是我所有的積蓄,希望能減輕手術費用的負擔。」母親說。
對京介和雪風道歉,正想離開的時候被雪風截停下來,雪風把支票塞回那名母親的手裡,說:「這些錢應該留給孩子用的,放心,手術費方面我們能負擔得起。」
母親感到十分感動,差點激動得要向雪風叩頭道謝,她高興地帶著孩子離開。
京介知道雪風是為那名母親著想,卻不明白為何她要說出那種話。
劍城的家境雖不錯,卻稱不上是富裕,優一的腳傷亦是在不久前才存儲到足夠的資金讓他進行手術,加上雪風現在的教練工作的薪酬不算多,因此這次手術的費用對他們來說負擔理所當然地不少。
「雪風。」一名年約接近50的陌生男人,走到手術室前,叫喚雪風。
京介不認識這名男子,正想向他詢問身份的時候,雪風撲向他,並喊:「師父!」
男子顯示對她有點不耐煩,嘗試把她從身邊扯開,雪風卻黏著他不放,「師父,真好,我聯絡你還沒有2個小時啊!」
被稱為師父的男子終於把雪風拉開,說:「因為剛好在附近工作。小傢伙你又闖了甚麼禍啊……」
「他哥因為我被撞傷了。我想替他付款。」雪風指著京介說。
雪風的師父 - 羅萊特瞬間無言。
他把一張信用卡遞給雪風,「這是你的,反正你也19歲了。」
雪風拿到信用卡後馬上去了ATM把那張信用卡裡部份錢轉移到原本的那張,再去收費部付優一的手術費。
回到手術室時,優一剛好完成手術被推出。
「醫生!我哥怎樣了?」京介走到負責醫生面前,問道。
那位醫生望了京介一眼,把口罩摘下後才說:「他已經渡過危險期,不過腦部在發生意外時造成了積血,詳細情況要待病人醒後才能知道,還有,幸好及時做了些急救,不然他可能真的會喪命。」
聽完醫生的話,京介總算鬆了一口氣,雪風走到他身旁,拍拍他的肩安撫他。
京介望向正微笑看著自己的雪風,不知為何感到暖心,心想幸好有她在。
「去喝杯水冷靜一下吧。」雪風說。
京介點點頭,便往大堂的方向離開。
看到京介已遠離這裡,雪風才換上嚴肅的表情望向自己的師父。
「我希望能待在日本,能幫我安排一下嗎?除非是指名的委託,不然我都希望盡可能不需要出國。」雪風說。
「現在剛好有你的指名委託,擔心那個男生的話把他帶回英國給諾看看不就可以嗎?」羅萊特說。
雪風唉了一口氣,說要考慮一下。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