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距離出院日子還有一天,雖然知道自己能夠站起來的機會不大,但月夜仍然在病房裡嘗試在沒有任何支撐的情況下站著。
月夜先是靠著牆壁站著,然後慢慢地把手從牆壁移開,起初雖然無法平衡,在多次的重複底下終於站起來,正當高興著的時候,雙腳卻不爭氣地變得無力,整個人跪下來了。
知道自己再次失敗,月夜撇了撇嘴,不屑地躺回床上休息。
躺在床上的她卻一點睡意都沒有,這可是把月夜氣壞了,彷彿一切都跟她作對似的。
就在此時,月夜感覺到一股氣息停留在自己的病房外,她坐起來,對門外的人說:「請問你在那裡做些甚麼?」 那
人走了出來,深寶藍色的頭髮配上琥珀色的瞳孔,月夜認得眼前的人。
「不,只是剛好經過而已。可以進來坐一會兒嗎?」劍城優一微微一笑,道。
「請進,你的腳不太方便,小心一點。」月夜回應道。
優一走到床邊,坐上旁邊的椅子上,而月夜即倒了一杯清水給他。
「好了,劍城優一,請問有何事呢?」月夜問。
優一對於月夜知道他的名字而感到驚訝,但鑑於月夜投了一個別多問的眼神給他,他便按照她的意思沒有問到此事。
優一偷偷瞄向月夜,一張比男生還要帥氣的臉蛋,雖說態度上令人感覺有點冷淡,但從氣息上卻沒有這種感覺。
感覺到示意著不耐性的視線,優一才想起自己進來的目的,「因為我長期住在這裡,看到有新的臉龐所以來看看而已。你怎麼進院呢?」優一問。
「哈?想不到你這麽八卦啊!我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了,怎麼會知道發現了啥事啊。」月夜發揮她的毒舌本能回答。
對於月夜的回答,優一完全沒有能力反駁。
這時護士敲病房門,說:「月夜小姐,要進行物理治療療程了。」
「知道了,我叫月夜,很高興認識你。」月夜說完,靈活地移動到輪椅上,「啊!離開時記得關門。」
「不如我跟你一起去吧?」優一說。
月夜沒有回應,應該是沒所謂的意思,優一於是跟上。
去治療室的路上,優一問了很多問題,透過月夜的回答,他這才知道月夜的腳只是短期內無法行走,治療只是刺激神經,加快康復的速度,他最驚訝的是這種治療帶來的痛楚很大,月夜卻完全沒有要求停止。
優一瞬間佩服月夜起來。
更得知月夜將在明天便會出院,對她表達了祝福。
「哥哥!」劍城京介突然出現在治療室的門外,喘不過氣的樣子。
「京介?你怎麼來了,今天不是有練習賽嗎?」優一說。
「剛剛完結了,你怎麼私自來了?我很擔心啊!」兄控京介激動地說。 月
夜剛好完成治療,聽到劍城兄弟的對話,打算不理會直接離開,卻發現現在只有一架輪椅和一對拐杖,於是拿起拐杖,走到兩人身旁,說:「拐杖借我,反正你弟弟已經來了,你就用輪椅吧。」
瞄了京介一眼,月夜嘴角勾起:「劍城京介,有緣再見。」
京介望著月夜的背影,對她的話感到疑惑。
她,是誰?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