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是真的!這個世界哪有這麼年輕的教練!」信助說。
天馬三人正在劍城家中與劍城兄弟及雪風吃晚餐。
優一和雪風笑瞇瞇地看著信助,京介則是一副不認識他的樣子。
「其實這個才是我回來的真正原因,無聊啊,難得有來自日本的工作邀請,不去的話不就很浪費嗎?順便可以探望一下你們。」雪風邊玩弄著叉子,邊說。
「性格還是跟以前一樣惡劣。」京介小聲自言自語道。
這話卻被聽覺十分靈敏的雪風聽見,京介偷偷望向她,竟見到她看著自己微笑。
這人很可怕。京介心想。
「京介性格亦跟以前一樣惡劣呢~不滿的時候總是喜歡暗罵別人的。」雪風說。
「喂!」「怎樣呢~」
雪風的話明顯的帶有諷刺的意思,被激怒的京介狠狠瞪著她,雖說雪風以微笑回應,但給人的感覺卻是很恐怖。
兩人以眼神交鋒,彷彿刷出了火花。
這兩人很可怕。狩屋、天馬和信助心想。
「好了好了,快點吃飯吧。」優一說。
啊~優一哥哥是天使啊~
-
優一目送三人離開,然後回到屋子裡。
看到仍然在仇視對方的京介和雪風,他不禁唉氣,說:「你們兩個年紀已經不小了,還在別人面前鬥氣啊……」
聽見優一的話,雪風立即不滿地反駁:「是京介先說的,我只是對他的話進行了此辯駁而已!」然後便走回隔壁的屋子去。
優一嘆了一口氣,感嘆著雪風依舊不變的性格,盡管性格不變,不說話時倒是跟當年的泉十分相似。
「京介,你認為雪風怎樣?」優一問。
「跟以前一樣,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姐姐,性格上跟以前一樣,就是稍微成熟了。」
兩人望著雪風離開的方向,過往那令人安心的記憶再次湧現。
若果當年她們的父母沒有離婚,一切或許會完全不一樣,想到這裡,京介突然想起雪風在昨天說的一句話。
「哥,你是否還念著泉姐姐?」京介問。
「欸?要是說不念的話大概是假的。畢竟在那時候已經喜歡上她了。」優一回答。
果然如此,因此雪風姐才會打算把頭髮留長嗎?
那你對雪風姐的感覺又是怎樣的?」
「我只是當雪風是妹妹而已。怎樣了?擔心我從你身邊把她奪去嗎?」優一開玩笑道。
京介默不作聲,只是沉醉在思想中。
優一見他沒有說話,於是識趣地返回房間,優一對雪風並沒有任何感覺,只是每次見面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把她當成泉。
不過,過去了的永遠都無法拾回。
-TBC-
公用刊版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音闇雪風 的頭像
音闇雪風

雪の夜

音闇雪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